Return to site

普選框架爭議誰之過

8月31日,人大常委會正式公布香港特首普選的基本框架。今次制訂的框架,可說與激進派堅持的方案訴求相距甚遠,部分佔中支持者已在前晚發起集會,有人認為是佔中啟動的儀式。殊不知正是這種試圖通過激進方式來逼迫中央政府妥協的行為,才是造成目前局勢的根源所在。

香港,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特別行政區,是中國對外的重要窗口。香港穩定繁榮,對中國百利而無一害;香港動盪混亂,對中國則百害而無一利,中央任何有關香港政策的制訂,都是為了香港的和平、穩定發展,這一點毋庸置疑。

不過,在民主社會中,所有政策的制訂過程中,必然遭遇反對聲音,民主法治的原則即在於「少數服從多數,多數尊重少數」,要在兩者之間找尋平衡點是艱難的,但這也正是民主法治之美所在—人大常委會現正面臨這個挑戰。

無可否認,佔中發起人及他們理想中的「完美方案」,在一般市民中擁有一定的支持率,但這並不代表一般市民已經接受激進派的這一方案作為唯一選擇。筆者在《政改方案要適合香港》(刊7月16日)一文已作論述,最完美的方案,不一定是最適合香港的方案;更何況當前香港社會對特首普選框架的爭議,已經顯示各界對普選方案的認受和考慮的差異,甚至鴻溝。回歸現實角度,一般市民不一定支持這份並不切合實際的方案,更不會願意犧牲一切為了該方案而作出違法抗爭。

再者,佔中本身採用公民抗命形式,有人以「甘地」案例包裝他們所謂的「正義」做法,但香港社會遠未達到「甘地」案例所處的極端社會環境,香港是否適合公民抗命有待商榷。

佔中名義上是為了民主訴求,但實際行動卻是擺明迫令中央接受他們的方案,這種做法脫離公民抗命的本質,筆者難以認同。激進派以部分人的意志綁架全部港人的意志,鼓動熱血的年輕人衝在違法佔中的前線,以犧牲整個香港的利益為代價,來逼迫中央接受他們的方案。這也是為何佔中抗爭愈激烈,愈是斷送與中央對話的可能。

倘若政府迫於壓力而向激進派妥協,等同縱容佔中等違法行為,將會嚴重動搖香港的法制基礎;結合香港近年的社會現實,暴力違法抗爭愈演愈烈,甚至可能有外國勢力的滲透。若此次中央未能堅持底線,那只會一發不可收拾,任何人都可以採取各種手段,為自己的利益逼迫政府,那麼香港的穩定繁榮將成為空談。

筆者認為,此次的特選普選框架本來可嚴可鬆,無論哪種形式,筆者都相信香港市民有智慧和能力選出一名「最適合香港」的特首。特選普選框架從一開始並非不可商量,只不過激進派固執己見,以部分人的方案作為唯一選擇,自行切斷與中央商議的可能性,並且用違法方式逼迫中央接受,實非智者所為。

特首普選大綱已經出爐,期望各方堅持務實原則,摒棄前嫌,開放對話,真正實現一人一票選特首的願景。 作者為青年專業聯盟召集人

吳傑莊

來源:Wisenews 信報財經新聞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